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大全 > 辞职信 > 正文
 

幼儿性健康教育现状及对策研究,——以深圳市为例

发布时间:2021-08-02 02:08:18 影响了:

 第一章 绪论 一、问题提出

 (一)幼儿时期接受性健康教育的重要性

 幼儿性健康教育能帮助孩子顺利度过性意识的萌芽阶段,更好地应对即将面临的身体、社交和情感等方面的挑战,让他们真正享有健康、安全和充实的生活。弗洛伊德(1992)提出,教育工作者应该引起重视的是基础教育中有一个大缺陷,那就是它完全回避了性教育。[1] 霭理士(1987)指出,性启发应该从很早就开始,儿童应当有尽早认识性知识的机会。[2] Mary Calder(2007)认为,14 岁之前这段时间的性教育都是十分重要的,尤其是 5 岁之前。[3] Jordan T.R(2003)认同性教育有两个关键期,分别是 3-5 岁以及青春期,而且性教育应开始的越早越好。[4]

 Mendelson T 等(2015)的一项研究表明,性教育的关键期是 5 岁之前。这一阶段的性教育会从性认知、性别表现、性别角色、动情反应等多方面对幼儿产生影响,有利于今后更好的度过青春敏感期。[5]

 2-4 岁是性教育的关键时期,这个阶段的性教育为今后的性教育奠定基础,如果这个时期的幼儿在性方面受到不良指导,将会对其心理产生阴影,不利于健全人格的培养。[6] 3-6 岁是孩子性发展的关键期,也是性教育卓有成效的时期。[7] (二)幼儿时期接受性健康教育的迫切性

 据“女童保护”年度性侵儿童案件统计及儿童性侵教育调查报告的数据统计:“2018 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例 317 起,受害人逾 750 人,其中 7岁以下 160 人,占比 21.33%,年龄最小的为 3 岁;2017 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例 378 起,受害人超 606 人,其中 7 岁以下 65 人,占比 10.73%,受害者年龄最小仅 1 岁;2016 年曝光 433 起,受害人超 778 人,其中 7 岁以下 125人,占比 16.07%,年龄最小的不到 2 岁;2014 年曝光 503 起,7 岁以下 107 人,

  [1] 陈学诗. 当代心理卫生[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 [2] 霭理士. 性心理学[M]. 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社,1987. [3] Schroeder G. Cholesterol is Required to Trigger Caspase-lactitol and Macrophage Apropos is After Phagosome Escape of Shigella[J]. Cell Microbiol, 2007, 9(1): 265-278. [4] Jordan T. R. Rural Parents’ Communication with Their Teenagers About Sexual Issues[J]. Journal of School Health, 2003, 70(8): 338-344. [5] Mendelson T. Parent-focused Prevention of Child Sexual Abuse. Prevention Science[J]. 2015, 16(6): 844-852. [6] 翁晖亮. 怎样对幼儿进行性教育[J]. 田农村新技术,2003. [7] 徐莹. 境外绘本性教育对我国幼儿性教育的启示[J]. 现代教育科学,2013(06):51-53.

 占比 21.27%;2013 年曝光 125 起。”可以从数据看出,受害人呈幼龄化趋势,7 岁以下儿童成为被性侵的重要对象。由于诸多原因,曝光的仅占少数。2016 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案件(包括各级检察院、法院的官方网站和认证账号公开的案件),学界共识,其隐案比例是 1:7,也就是说,1 起性侵儿童案件的曝光,或许意味着 7 起案件已经发生。报告显示:“虽然受害对象以女童为主,但是男童的性侵现状更具隐蔽性,同样不容忽视。且熟人作案比例高达七成,校园等儿童活动场所是性侵儿童案件的高发场所。”例如,2017 年 11 月份发生的“红黄蓝”事件,幼儿遭受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然而幼儿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行为的危险。在一个被广泛传播的视频里,三岁的孩子告诉爸爸,每天午睡的时候都要吃一种白色药片,这种药片“甜甜的”。幼儿防范意识薄弱,容易成为性侵的对象,一旦遭受性侵,将会对其一生产生难以磨灭的不良影响。然而数据显示:“我国有 68.63%的家长没有对孩子进行过系统的防性侵教育,86.55%的儿童没有上过防性侵课程,97.52%的家长希望学校对孩子进行防性侵教育。”[1] 因此,实施幼儿性健康教育已迫在眉睫。

 (三)幼儿时期接受性健康教育顺应国际潮流

 《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 UNESCO, International technical guidance on sexuality education , 2018 )中明确提出“ 全面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CSE),即基于课程,探讨性的认知、情感、身体和社会层面的意义的教学过程。其目的是使儿童和年轻人具备一定的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观,从而确保其健康、福祉和尊严。全面性教育培养相互尊重的社会关系和性关系,帮助儿童和年轻人学会思考他们的选择如何影响自身和他人的福祉,并终其一生懂得维护自身权益。”在国际上,全面性教育已成为实施性教育最受推崇的模式,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全面性教育的有效性,全面性教育有利于改善学生性态度,增加性知识,从而改善性传染疾病的传播和青少年怀孕问题。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应扩大全面性教育,国家计划生育基金会为推广全面性教育制定了 2005-2015 全面性教育战略框架,为各国开展综合性性教育课程提供支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建议将全面性教育融入性教育课程之中,此外,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也提出各国政府应提倡全面性教育。[2] 美国颁布的《国家性

  [1] 女童保护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 [2] 赵巍.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k-12 综合性性教育课程研究[D].西南大学,2018.

 教育标准:K-12 核心内容与技能》(The National Sexuality Education Standards: Core Content and Skills,K-12,2012)从“人体和生理结构、青春期和青少年的发育、自我认知、怀孕和生殖、性传播疾病和艾滋病、健康的人际关系、个人安全七个领域阐释了性教育的核心内容和基本技能,”而且还针对于每个年龄段对不同的主题提出了不同的要求。《欧洲性教育标准》(WHO,Standards for Sexuality Education in Europe,2010)将幼儿划分为“0-4 岁和 4-6 岁两个年龄阶段,其内容包括人体知识与人类发展,生殖健康,性,情感,关系与生活方式,性、健康、幸福,性与权力,性的社会文化因素 8 个主题。”

 (四)实践与兴趣推动 笔者在幼儿园观察与学习期间发现,幼儿时常会提出性疑问,或发生性行为,但是并未引起教师与家长的重视,也未得到满意的答复。接触到“幼儿性健康教育”这个研究领域之后,逐渐对这个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想要对这个领域有一个更深层次的了解,所以选择将此作为自己硕士论文的题目。“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所以笔者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保质保量的完成论文书写。本研究通过调查幼儿性健康教育的现状,发现问题并提出对策,可为幼儿园教师科学、系统、有效地开展性健康教育提供一定的实践指导,为家长配合开展幼儿性健康教育提供指导,以便形成合力,促进幼儿健康、安全、快乐成长。

 二、文献综述

 (一)幼儿性健康教育的现状

 当前幼儿性健康教育现状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以幼儿、教师、家长、群众为研究对象。

 幼儿方面,Owens JS 等(1997)使用“假设性情景检测”WIST 和“个人安全问卷”PSQ 对 406 名幼儿进行防性侵知识测试,结果显示仅有不到 40%的幼儿能够分辨全部不恰当的触摸要求,个人得分水平也很低,极少有幼儿愿意告知别人曾遭受过性虐待的经历,甚至没有如实告知的能力。[1] 这与 Kenny MC(2010)

 的研究[2] 以及张文静等(2013)对 136 名幼儿 [3] ,以及陈晶琦等(2017)对 240 名

  [1] Wurtele SK, Owens JS. Teaching Personal Safety Skills to Young Children: An Investigation of Age and Gender Across Five Studies. Child Abuse Negl, 1997, 21(8): 805-814. [2] Kenny MC. Child Sexual Abuse Education with Ethnically Diverse Families: A Preliminary Analysi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010, 32(7): 981-989. [3] Zhang W, Chen J, Feng Y, et al. Young Children"s Knowledge and Skills Related to Sexual

 3-5 岁幼儿的调查结果相似。[1] 研究结果表明,幼儿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以及防性侵技能,无法分辨伪装的善意,容易轻信他人,易受到性侵的危害。大众对幼儿性教育重视程度不够,还没有意识到性教育对幼儿可能产生的深远影响,预防性侵的教育亦是如此。

 大众方面,胡宇乐(2018)以 565 名市民为研究对象,职业覆盖各行各业,近 70%的人认为幼儿性教育的现状不尽人意,亟待改善;近 60%的人赞同开展幼儿性教育,认为幼儿性教育十分必要;然而,大部分人对幼儿性教育认识不足,不知该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开展幼儿性教育最佳。[2] (二)幼儿性健康教育存在的问题 1.幼儿家庭性健康教育存在的问题 家长是幼儿的第一位老师,家庭是幼儿成长的首要环境,研究表明家庭性健康教育会对幼儿的一生产生深远的影响。家长是幼儿最信任、最熟悉的人,所以经常会成为幼儿告知性侵犯的首要人选。[3] 家长是否积极参与到幼儿性教育当中会对整个教育的效果产生重要影响,家长的支持有利于营造良好的性教育家庭氛围,有利于帮助幼儿树立正确的性价值观,培养良好的人格,有利于幼儿性别角色的确立,增强幼儿防性侵意识与技能,提升自我保护能力。[4][5] Swift Burgess E 等(1998)研究发现,家长在接受防性侵教育之后,会更加愿意与孩子交流性教育问题,与性教育相关的话题在亲子教育中交流的频率也会大大提高。[6] 由于家庭环境的特殊性,在家庭中实施性教育更易取得良好的效果,亲子关系的特殊性与性教育的隐私性相互补充,观察幼儿的变化与改善,针对幼儿的情况积极进行反馈,陪伴幼儿的同时,又能督促幼儿反复练习自我保护技能。[7]

 Abuse Prevention: A Pilot Study in Beijing, China. Child Abuse & Neglect, 2013, 37(9): 623-630. [1] 陈晶琦,张文静,于卜一,冯亚男,李景壹,赵晓侠. 幼儿园儿童预防性侵犯知识和技能调查研究[J]. 中国性科学,2017(11):144-149. [2] 胡宇乐. 幼儿性教育体系反思与重构--问题分析与实践探索[J]. 中国卫生产业,2018,15(03):185-189. [3] Yu B, Chen J, Jin Y. The Knowledge and Skills Related to Sexual Abuse Preventing Among Chinese Children with Hearing Loss in Beijing. Disability and Health Journal, 2017, 10(2): 344-349. [4] Mendelson T, Letoumeau EJ. Parent-focused Prevention of Child Sexual Abuse. Prevention Science, 2015, 16(6): 844-852. [5] Reppucci ND, Jones LM, Cook SI. Involving Parents in Child Sexual Abuse Prevention Programs. Journal of Child and Family Studies, 1994, 3(2): 137-142. [6] Swift Burgess E, Wurtele SK. Enhancing Parent-child Communication About Sexual Abuse: A Plot Study. Child Abuse & Neglect. 1998, 22(11): 1167-1175. [7] Wurtele SK, Kast LC, Melzer AM. Sexual Abuse Prevention Education for Young Children: A

 谢妮(2003)对 150 名幼儿家长进行问卷调查发现,由于陈旧的性观念,成人对幼儿性教育缺乏了解等原因导致幼儿性教育难以开展。[1] 吴建忠(2005)对289 名幼儿家长调查发现,大部分家长对幼儿性教育的态度比较积极,但由于诸多原因难以真正实施。[2] 总而言之,幼儿家庭性健康教育存在“重女轻男”的性教育观念[3][4] 、性教育观念与行动脱节、方式方法单一 [5][6] 、知识技能匮乏 [7] 等问题。[8]

 2.幼儿园性健康教育存在的问题 陈晶琦等(2014)以 51 名幼儿教师为研究对象发现,多数教师对预防幼儿性侵意识不足,缺乏相关知识,需要对教师进行培训。[9] 王良玉(2015)对 68 名幼儿教师调查发现,教师性知识水平不高,缺乏系统幼儿性教育培训;在日常教学中往往忽视性教育,且对于实施幼儿性教育顾虑颇多。[10] 王燕(2015)对 150名幼儿教师进行问卷调查,发现教师的性观念与行动严重脱节;由于年龄差异,幼儿性教育难以取得一致性;性教育内容片面,方式单一。[11] 石佳文(2015)对68 位教师调查发现,教师在性别角色认同方面存在误区。[12] 白兰(2018)对 5 所幼儿园的全部教师进行调查发现,家园合作的状态及其不理想,家长参与度较低。[13] 童翩(2018)以教师为研究对象发现,3-6 岁儿童性教育方式存在问题。

 [14]

 谢妮(2003)发现虽然教师对幼儿性教育秉着重视的态度,但是在实际教学中基本没有实施过系统的性教育。[15] 对于幼儿园性健康教育的弊端与其他研究者有共同之处:如课时不足、师资薄弱和教材缺乏等。[16][17]

  Comparison of Teachers and Parents as Instructors. Child Abuse & Neglect, 1992, 16(6): 865-876. [1] 谢妮. 学前儿童性教育实施现状、滞后原因及对策研究[D]. 西北师范大学,2003. [2] 吴建忠. 3-12 岁儿童家庭性教育现状及对策研究[D]. 西南师范大学,2005. [3] 尹恒. 我国城市幼儿家庭性教育研究[D]. 中央民族大学,2008. [4] 石佳文. 幼儿园大班开展性教育现状的调查研究[D]. 河北大学,2015. [5] 李婉秋. 幼儿家庭性教育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D]. 安庆师范大学,2018. [6] 李小佳. 幼儿家庭性教育现状调查研究[D]. 福建师范大学,2018. [7] 吴冰冰. 基于绘本的大班幼儿性教育实践研究[D]. 陕西师范大学,2018. [8] 狄晓先. 幼儿家长预防儿童性侵犯教育的调查研究[D]. 河北师范大学,2014. [9] 陈晶琦,于卜一,李景壹,张文静,冯亚男,赵晓霞,刘成凤,邱辰. 北京市 51 名幼儿教师对预防儿童性侵犯...

相关热词搜索:深圳市 为例 现状及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7 版权所有 博文学习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09005888号-2